主页> 创业新闻> 创业黑马牛文文:投资产业创业者 而非风口创业者(2)

创业黑马牛文文:投资产业创业者 而非风口创业者(2)

ag免费试玩|平台人生网 2019-03-31 19:56 创业新闻 134次

企业家风投意识觉醒

2000年,牛文文就任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总编辑,和同事们一起,使这本杂志成为了中国着名的商业媒体,见证并影响了中国一代民营企业的成长。他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工作期间,看到了马云带领的阿里巴巴崛起背后的创投力量,李彦宏用心经营把百度带到美国资本市场,王中军利用资本改造电影行业,沈南鹏领导的红杉中国从外资新秀到主流机构的变化……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第二年,牛文文主导发布的“未来之星”榜单里面,“最佳非上市公司”如百度、用友等先后上市。

彼时正值人民币基金刚刚起步,创业板要推出的预期催生了国内本土创投的成立热潮,但是因为互联网泡沫的破灭,创业板推迟,直接后果就是人民币基金投资后无法退出。在国内退出机制尚不稳定、本土风投机构较为弱小的上世纪90、00年代,资金雄厚、经验丰富、有相对畅通的海外退出渠道的外资风投机构,天然地对中国创业公司产生了更大的吸引力。

“那个时候投资人远远没有企业家牛,投资人还上不了主舞台,”牛文文说,“企业界开始做风投,是从二级市场倒逼才有这个意识,时间是在2003年之后。”当时国内的互联网企业集中赴美国上市,丁磊凭借网易股票2003年的上涨成为当年中国大陆首富;空中网、盛大在2004年相继登陆美国资本市场,盛大创始人陈天桥掌握的股票市值达到了约11.1亿美元,成为新的中国首富。

“企业界看到了风投的价值,开始介入这个领域,在第二波海外上市的时候,已经显现出企业界做风投的价值。中国民营企业家意识到二级市场的力量,意识到自己可以做创投。”牛文文说,比较典型的是沈南鹏带领新上海企业家在中国和美国的上市,以上海企业界为代表的江浙系企业背后都拿了风投的钱,之后名声鹊起。此外,阎焱投资盛大的案例也一炮而响,奠定了他如今在创投圈的地位。在牛文文看来,创投家的出现是跟着一批民营企业、创新企业的上市成功而出现的,他们是企业家背后的企业家,敢于创新敢于冒险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主流企业家才接纳、普及了创投的概念,创投机构逐渐成为企业上市的背后推手。

不惑之年创业再出发

长期浸润于企业界和创投界,牛文文也拥有了敏锐的商业触觉。基于对未来趋势的预判,他2008年义无反顾创办了《创业家》杂志,目标就是要照着阿里巴巴的样子寻找下一批阿里巴巴。

当时他认定,新一代类似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背后一定是要有投资的。创业本身不再是过去那样,一直不融资,一直自我积累,创业就是和创投相伴的,有投资价值的中小企业就是黑马。从一开始,他就定义了黑马不是自我积累的创业者,而是可资本化的中小企业。在正式创刊之前,牛文文就发布了十大天使投资人榜单,开始了寻找中国第一批天使投资人的工作。中国天使投资在2008年到2010年迅速崛起,2010年之后大规模扩展,牛文文也进入了雷军、周鸿祎、徐小平、薛蛮子等天使投资人的圈子。2013年,牛文文与徐小平、杨宁等人发起创办了中国青年天使汇,到今天它已发展为中国最活跃的天使投资人社群。

“我还记得那时候雷军打算从金山软件辞职,还没有创办小米,知道我要创办《创业家》杂志,在他的办公室和我谈了一个上午,希望有一本杂志来讲述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故事。他说如果和200个投资人变成好朋友的话,这本杂志肯定没有问题。”牛文文笑言,“在创业黑马上市之后又见到雷军,他还记得这句话。”

在牛文文眼中,从国有企业到民营企业再到互联网企业,企业界认识资本的过程就是中国创投诞生的过程,中国创投主要是企业家认识到资本和创投的力量,并亲自加入其中,欢迎创投,接受资本的规则,化身为创投,把投资家变成和他们一样同台的人士。与创投共舞、与资本共舞是中国一代企业家走向现代化和走向成熟的最重要标志,认识资本、接受资本、自己变身资本这个过程,是今天整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前提。如果没有十年以前整个中国企业界资本意识的觉醒,以及对资本的接受和尊重并自己投身其中的话,光靠政府和美元基金的力量是不够的。

“创投江山如果按照今天来划分,最大的创投是以BAT为代表的产业资本,中国最大的VC变成了腾讯和阿里。以BAT为代表的企业家变成了创投或者风投的主要力量,而这也恰恰是硅谷的模式。随着企业家的资本意识觉醒,产业创投是硅谷的现实也是中国的未来。”在牛文文看来,中国的创业家对资本的认识越来越完善,他们变成创投的一份子,是创投的获益者,本身又回馈创投,变成创新的最大拉动者。“改革开放和创投的故事,其实就是一部创业家的资本进化史。”

助推“双创”和产业共同升级

从发现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故事,到自己变成创业者寻找投资,再到帮助创业者寻求资本化和培养天使投资人,牛文文做了中国最活跃的创业者社群。他一手带大的创业黑马伴随着创和投共进的历史,把投资人变为评委和导师,把创业者变成选手和学员,创业黑马最早举起了让一种社会角色变成另外一种社会角色的大旗。

回忆起首期黑马大赛,他仍是记忆犹新。“在2011年6月30日当天就要评出TOP50黑马,我们把参加的项目按照18个行业分成18个小组,每组选5个,创业者展现自己进行路演,投资人展现自己看项目眼光,雷军、周鸿祎、包凡、王兴等都亲自进组当小组评委。把一些成功企业家和投资人变成黑马大赛评委,这也是促进创投双方对接的一种尝试。”牛文文讲到这里特别兴奋。

黑马大赛走出了不少独角兽,如2012年黑马大赛冠军Face++唐文斌,2013年黑马大赛冠军安翰科技肖国华等。

创业黑马创业十年,累计服务企业超过十万家,签约导师近千位,孵化上市企业十余家,包括掌阅科技、泰格医药和美国上市的触控科技、尚德教育、51Talk英语等。黑马企业累计融资突破4000余笔,总融资额实现近3000亿元人民币,黑马学员融资比例高达37%,涌现出Face++、凯叔讲故事、宜花科技、款多多等一批优质企业。2017年,创业黑马自己也成功登陆创业板。如今,牛文文想做的事情更多。他希望创投文化能走出北上广,走进全国更多二三线城市,迈向中国庞大的产业。他要做的是“星探”,挖掘潜在的明星企业,发现它赋能它并帮助它成长,提高创业成功率,让广大企业家、投资人、创业者,在其中发生化学反应,出现新的场景。

牛文文自认是中国创投界的“教练派”,利用创业黑马所打造的平台式的创投生态,教练式的创投生态,服务更多行业内的人。“中国的创业服务有三种模式:第一是‘地主派’,主要依靠政府,有地有空间来做孵化;第二是‘资本派’,以沈南鹏、徐小平为代表的风险投资基金一派;第三是教练派,做平台的,开放平台给所有企业家、投资人,让他们变成创业者的教练角色,在学习场景下形成有活力的创投生态。”

同时他也呼吁,中国创投的未来是要实现产业化,只有当产业变成资本,资本促进产业才有更大的力量。“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,‘双创’要跟产业结合,跟城市结合,为传统产业插上创新的翅膀,激活存量市场。”他也认为“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形成的产业体系、产业生态,是创业者最大的‘宝藏’。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传统优势产业。寻找每个城市的产业特色,再通过互联网优化产业链,对传统产业进行创新升级,让产业向上走,最终城市就会蜕变。”

具体到投资,他强调:第一,应该多投资产业创业者,而非风口创业者,脚不踩在中国的产业大地上、不接地气的投资会有很大问题;第二,投资机构向产业的上游看齐,要看技术趋势,用人工智能升级产业。创投走出低谷的未来希望和方向就是产业,如果中国的创业投资机构,能为中国的产业升级深耕服务,未来还是很光明的。

正如他在黑马学院的寄语中所言,几年前决定为自己的未来和梦想栽种的一棵小树,在中国肥沃的创业土壤滋养下,已经长出小枝干,还有一些挂出了青色的小果,或许离真正的丰收还需要更多的时日,但他会一直做栽树者和守护者,与这些树一起迎接更广阔的成长空间。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